<rp id="zz002"><meter id="zz002"></meter></rp>
    <rp id="zz002"></rp>
<rp id="zz002"></rp>
        1. <rt id="zz002"></rt>
          <rt id="zz002"><meter id="zz002"></meter></rt>
        2.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[ 登錄 ] [ 注冊 ]

          小灰有一只毛毛蟲

          時間:2015-03-22    來源:www.beamourhair.com    作者:顏茹玉  閱讀:

            毛蟲是小灰從工地上撿回來的一只狗。

            灰色的,臉上花花的一片,像剛在泥漿里滾了一圈,卻意外的很好看。

            那年小灰剛上高二,每天放學的時候都會看見這條有些臟臟的狗。它和人離得遠遠的,和所有流浪狗一樣,對人類保持著極高的戒備心。有時候中午打著盹,一感到有人靠近,就會飛速矯健的地跑開。后來小灰路過了太多次,流浪狗有時候驀地驚醒,抬起眼皮看到是她,就蹭蹭身子繼續躺下。小灰把在學校門口買來吃剩的油炸小串兒扔到它面前,它也就津津有味的地吃了起來。三兩口就吃完了,它抬頭看著小灰,小灰也看著它,這對視太過于戲劇化,以至于小灰都以為它要開口說話了。但像很多以為會發生些什么卻沒有發生的電影里一樣,它只是緩緩趴在地上,臟兮兮的尾巴,在地上輕輕地掃了掃。

            那是小灰第一次看見它示好。和那些同學家那些為了食物會作揖,會耍寶,尾巴搖啊搖到天上的寵物犬不同。圈養一條流浪狗,對于十七歲的小灰來說,實在是件太酷的事。

            后來幾乎每天放學小灰都是第一個沖到炸雞店,“老板,兩個雞排,一個不放鹽!”

            很多時候滿心歡喜地回來,它卻不在,小灰就會賭氣地吃掉兩塊雞排,為了饞它,還故意把帶著肉香的竹簽子扔在它經常趴著的臺階上。

          名字控

            直到高三學校統一加了晚自習,小灰回家要經過一條深巷子,到晚上就黑漆漆的一片。那個時候下課已經沒有雞排了,但那只流浪狗卻幾乎每天都在巷子口等著。陪她一路走回家。到單元門口它就坐在那里不動了,看著小灰進入電梯。有幾次小灰到家里想到《忠犬八公》的電影,就從陽臺探頭往下看,而它早就不在那里了。

            之后連續有好幾天小灰都沒有再見到它,有人說最近小區附近在嚴打抓狗,有人說隔壁街新開了一家特別大的狗肉火鍋店。小灰每天都失魂落魄的,以為再也見不到它了。結果半個月之后的一天,小灰回家的時候它居然回來了,像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樣,趴在工地的石板上睡著了,爪子上似乎凝著血結的痂。小灰沒有過去叫它,徑直跑回家,沖到還在廚房的媽媽身邊,喘著粗氣說,“媽媽,我想養一條狗。”媽媽似乎并不覺得突然,關掉火轉過來問她,是之前每天坐在樓下花壇的那只嗎?

            小灰和媽媽把它接了回來,洗澡的時候媽媽笑著打趣道,我還以為是泥點子呢,原來是條小花狗啊。小花狗濕漉漉地趴在地上,筆挺的身體埋在沐浴露的泡泡里,估計是地磚上滑滑的觸感,它小心翼翼地扭著屁股,像在跳著倫巴。

            小灰被它滑稽的樣子逗笑了,“以后就你就叫毛毛蟲吧。”

            有了這個名字,故事就有了開始。

            活在這個世界里,我們原本都只是流水線上的產物,胖的人,可愛的人,壞脾氣的人,是遇到了愛著我們的人,把我們從大的形容詞里找出來,變成一個小小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在這之后,沒人再說它是流浪狗,中華田園犬。它叫毛蟲。

            毛蟲和別的狗都不一樣。它從不叫,不在家里上廁所,不對著客人齜牙咧嘴。它躺在陽臺上,靜靜地看著家里的每個人。只有在小灰放學回家的時候,聽到鑰匙轉動的聲音才猛地沖到門口,然后在門邊趴下,假裝只是碰巧呆在了門口。明明在家里一天的任務就是等她回來,卻總是裝作剛路過的樣子。看到小灰尾巴就會掃來掃去,卻還是夾著。一定是孤單太久了吧,已經不知道該怎么快樂了。有幾次沖過去,門打開后發現是小姑或者大伯來了,就會有點不耐煩地在喉嚨里發出有些低吼聲。家里人也不會煩,都會安撫它。“別急別急,你小灰姐還有半個小時就放學了。”大家都知道毛蟲眼里只有小灰。而小灰呢,上學一天最開心的就是放學趕回家的那一刻鐘,帶毛蟲下樓去玩。它從來不用繩子,自由是它來的地方,流浪狗的忠誠不需要系在脖子上。

            它從來不主動挑釁別的小狗,也很少撲來撲去地玩耍。小灰見過它抓老鼠,輕輕地靠攏,像只貓一樣,然后猛地下口咬死,身上有野獸的天性。有段時間毛蟲鬧肚子,每次下樓都有些無精打采的,一只哈士奇一直鬧著咬它的尾巴,它也無心戀戰。四五次之后毛掉了一地,小灰看不下去了,拍拍手說:毛蟲,咬它。剎那間,毛蟲“嗖”的一下就撲倒了哈士奇,一口咬在它的脖子上。哈士奇嚇得一動也不敢動,同樣嚇傻了的還有一直在旁邊笑著看的狗主人。主人哭天喊地地抱住哈士奇,讓毛蟲松口。小灰也被這陣勢怔住了,連忙拉開了毛蟲。盡管沒有什么大礙,但這個故事在遛彎兒界很快就傳開了,沒人再敢讓狗狗和毛蟲一起玩,哪怕它從來不會主動攻擊任何伙伴。

            正好,落得清閑。反正毛蟲最好的朋友從來都不是別人。

            小灰膽子很小,洗澡的時候毛蟲就會守在門口,睡覺就趴在她腳邊的地上。毛蟲總是對什么都不感興趣,也從來不害怕,小灰想它一定是在外面看到過太多的世界。陳升有一首老歌,他在里面唱“don’t talk to a dog at raining days”。這故事來自于一封從日本兵庫縣寄來的信,說是行人在路上看到一只小黃狗,濕淋淋地走在大雨中,突然有股沖動想問它要不要一起撐傘。卻見它腳步止住,仿佛回過頭說:“我淋我的雨,和你有什么關系。”所以下雨天不要去跟狗打招呼。我們別總覺得自己很豐富,別人很貧脊,沒必要,所有人都走在同一片大雨中。

            再過一年小灰就出國了,去了美國。

            去飛機場的時候毛蟲去送了,小灰沒有敢回頭看。

            在國外念書的時候,小灰幾乎每天都打越洋電話回家,問毛蟲的情況。媽媽每天都如實匯報,一開始不吃飯。后來小灰住的租房按了無線接上網,給媽媽發視頻,毛蟲聽到pad里小灰的聲音,瘋了一樣從陽臺跑進來,爪子扒在屏幕上劃拉著,嗚嗚咽咽地叫著。媽媽也不忍心攔住它,任由它把屏幕劃傷了好幾條痕。小灰看到毛蟲就哭了,那是她第一次聽到毛蟲的叫聲。掛電話的時候,她小聲地拜托媽媽,多給毛蟲吃好一點吧,爸爸不喜歡狗,求求他千萬不要扔掉毛蟲。

            再后來接到媽媽的電話,都是高興的,說毛毛蟲現在長得可胖啦,每天過得像大將軍一樣。說帶它去嬸嬸家玩,嬸嬸在教自己家的薩摩耶撿球,教了半天不會就一直叫,毛蟲在旁邊實在聽不下去了,過去咬起球放到嬸嬸手上。然后叼了她手上準備用作獎勵的牛肉干,也不吃,丟在了薩摩耶面前。說來也是奇怪,那次之后薩摩耶居然立馬就學會撿球了。再后來,街坊鄰居也讓毛蟲跟他們的小狗一起玩了,誰家的狗學不會上廁所,就去找毛毛蟲給它上課。每次去菜市場大家碰到小灰媽媽也總是問,你們家毛老師怎么沒一起來呀。

          名字控

            四年的大學課程,小灰趕在三年修完了,然后急急忙忙的就趕回國。那時候的小灰在日記里寫,一想到馬上能每天都和毛蟲生活在一起,就覺得那些考試啊,報告啊一點也不難了。小灰回家的那天行李太多了,媽媽沒有帶毛蟲一起去接。小灰心想也好,給它個驚喜吧。一進門,平時并不太愛小狗的爸爸也忍不住喜悅地沖陽臺喊,“毛蟲毛蟲!你看看是誰回來了呀?”

            毛蟲從午睡中懶洋洋地抬起頭,小灰就站在大門口。毛蟲一個激靈從地上爬起,腳滑了幾次才站穩,近乎瘋狂地沖過來,卻重重地撞在沒開的玻璃門上。看到總是冷酷模樣的毛蟲這樣出糗,家里笑成一團。被撞得彈開的毛蟲,又不顧一切地掉頭繞到隔壁房間門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小灰回憶起說,雖然長胖了很多,但跟第一次見到毛蟲時身手沒什么區別,我第一次在回家路上無意靠近它的時候,它也是像這樣跳起來飛一般跑開。她頓了頓說,“但這一次不一樣,它在跑向我。”

            毛毛蟲走丟的那一年,小灰二十三。

            有一天加班,來家過年的爺爺帶它下樓去遛彎,爺爺聽到前方傳來一聲很大的炮仗聲,趕過去的時候毛蟲已經不在了。接到電話的小灰從公司飛奔回家,一整個通宵,在片區里挨家挨戶地問啊找啊。只有零零碎碎的線索,“有一只土狗好像路過”,“身上穿個紅背心”,“我還納悶呢,誰給雜毛狗穿衣服了”,“好像被抓狗隊帶走了”“花狗是吧,往那邊跑了!”

            從它走丟的那一刻,它又變回了一只沒有名字的土狗。

            像十二點鐘聲響起,魔法退去,一切又變回最笨拙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但小灰沒有放棄。

            小灰請了一個月的假,滿大街的找狗。她拿出存款懸賞所有提供消息的人,承諾每個看到它來提供線索的人都給一萬元酬謝。找毛蟲的消息登上了廈門晚報的頭條,毛蟲巨大的照片印在每天發行量25萬份的報紙上,印成鉛字,靜靜地散布在每一個大街小巷。她注冊了專門用來尋狗的微博,像走投無路的病人,白天在家發求助消息至廈門所有的官方賬號。見報后很多熱心人來留言,一時又燃起了小灰的希望。那時候我們還不認識,但我清楚地記得這消息轟動一時,也許你也看到過吧,一時間滿微博的人都在開玩笑,說:“還上什么班啊,找狗去。?”

            不過是句玩笑,哪個笨蛋真的會去做呢。

            大概也只有小灰了吧。

            她眼看著希望越來越渺茫。辭掉了工作,印了幾千張傳單,每天一等到凌晨就出去貼傳單。一個區一個區地找,一條一條地街找。小灰說只能在半夜找,街上的人散去了,流浪狗都出來找食物。凌晨三點的中山路,你叫上它一聲,整條街都會回蕩著“毛毛蟲”的聲響。如果它在,它就一定能聽見。

            其實這才是真正的童話吧。在十二點的鐘聲響起后,有人用強大的愛持續著整個魔法。

            小灰試了無數種方法,甚至去見了那些所謂很靈異的狗語師,說他們可以和動物通靈。遇見的大部分都是江湖騙子,其中有一個朋友說很靈驗,小灰連忙趕到島外去拜訪了她,通靈師大概是個很聰明的人,說的關于毛蟲每一句話都很準,小灰也開始將信將疑。她說毛蟲被帶到墓地去看園子了,后來咬傷了人抓它又跑了,去了一條繁華的街,隔壁有個紅墻的寺廟。小灰按著電話里通靈師講的一路找過去。一路小灰越來越激動,幾次走不穩差點摔倒。直到走到前面沒有路了,只有一個涵洞。小灰跟通靈師說:前面沒有路了。通靈師沉默了幾秒,小灰接著說:只有一個涵洞。通靈師立馬接過話說,“對,毛蟲就是進了這個涵洞,我還能感覺它很怕。”

            小灰說,當時通靈師講出那句話的時候,我就已經確定她是個騙子了。但我還是瘋了一樣沖進那個涵洞,因為哪怕有一點點可能呢。

            涵洞右轉出去是一個居民區,小灰出來又去居民區一家一戶地找,什么也沒有。想起來是很可笑的,小灰以前總覺得那些得了癌癥給小孩喝符水的家長是多么愚昧啊,那一刻她突然能體諒了。體諒那種身處荒野的絕望,體諒在冰天雪地里劃亮的最后一根火柴。

            小灰跟我說過,“如果是一只金毛或者薩摩耶,我也會像現在這么難過,卻不會這么迫切地一定要找回它。因為它們有價值可以被販賣給好的主人,撿到的人也會善待它。可毛蟲是土狗,又不會討人喜歡,它的生存就更艱難,所以我就更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找它。”

            我頓了頓,問她:“那你恨爺爺嗎?”

            小灰鼻子一下就紅了:“不恨,怎么會怪他。”她抽了一張紙巾,聲音變得異常溫柔:“我沒有資格怪任何人,從我把毛蟲撿回來那一刻起,這個世界上就只有我對毛蟲是有責任的。它生病,它吃得不好,它現在不能好好地睡在家里,都是我的責任。”

            整整一年,小灰去過所有的抓狗大隊,狗肉鋪,花鳥市場,流浪動物中心,問了又問,杳無音訊。最有希望找到線索的公安局不讓調出街道的錄像,說因為丟失的不是人口。

            小灰沒有半點辦法,咬咬牙繼續去貼傳單。

            接下來只有漫長的等待,這樣的碌碌終日中,朋友為了緩解她的難過,拉她一起開了一家公司,跟她說努力賺錢就可以建一個機構專門去收養全廈門的流浪狗,聽到這個想法,小灰才強打起精神投入到工作里。但不論幾點,只要接到電話那邊的人說某條狗像毛蟲,小灰都二話不說地趕過去。可它們都不是。小灰去了太多太多角角落落的地方,她把街上看起來像是走丟的狗隨手拍照下來,傳到網上,希望能幫助同樣焦慮的人們。一個又一個主人在她的幫助下找回了自己的狗,而毛蟲卻一直沒有回來。

            現在是第二年了,公司經營得很好,小灰在設計公司的LOGO時加了一只小狗,大家都覺得很可愛。小灰的生活也好像回到了正軌,只是每次和她走在街上,遇到小狗閃過,她的眼神就會不自覺地追上去看。然后立馬又裝作什么都沒發生,接著和我們聊天。沒有人說破,我們都知道她一刻也沒有忘記過。

            這個故事在心里放了很久,因為總覺得里面沉甸甸的,怕自己盛不起。

            有時候我們會做很多無用功,比如愛一個不回來的人,比如等一只走丟的狗,心中那么執拗地盼望,你生命里的每一天我都想參與其中,無論悲傷喜悅,無論是沮喪成功,每一刻我都應該出現在你身邊,為你付出一切。如果把這個稱作愚蠢的話,那大概就是愛人的專利吧。

            之前提到陳升的那首關于小狗的歌,叫做《思念者之屋》。

            他在結尾唱著,I am living in the “house of missing you”.

            如果你在街上看到一只小花狗,請轉告它,小灰還住在那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    發表評論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!
            深度閱讀
            名家散文  愛情散文  散文詩  抒情敘事  
            百胜钻石 www.notarydmv.com:靖安县| www.bagit2go.com:西畴县| www.523962.com:高邮市| www.thevargasgroup.net:通城县| www.izhuoji.net:安吉县| www.shdingzhu.com:四平市| www.chuangjiake.com:牙克石市| www.hkrfw.cn:沁阳市| www.nation-wide-building.com:图木舒克市| www.klifang.com:措勤县| www.zn577.com:新晃| www.ipgtw.com:客服| www.k2920.com:乌什县| www.fsbaohu.com:昌图县| www.aureliogonzalez.com:龙门县| www.rcnbw.cn:梅州市| www.wisataboyolali.com:康定县| www.toecy.com:宁南县| www.kzftp.com:江北区| www.wed-direct.com:芦溪县| www.870hk.com:江山市| www.digishoppy.com:富裕县| www.alexferrismedia.com:新疆| www.5566zy.com:闽清县| www.cnbdjy.com:中阳县| www.supplementstestosterone.com:姜堰市| www.zuyiku.com:远安县| www.ilmulangka.com:饶河县| www.dracowar-gaming.com:龙井市| www.wfhtdr.com:拉萨市| www.soledoubtshow.com:陆河县| www.jeanlucarmand.com:噶尔县| www.storevalentine.com:科技| www.lw338.com:塘沽区| www.bjahwt.com:吉林省| www.shilongwangcn.com:炎陵县| www.bjdkth.com:台前县| www.sanwencaipiao.com:龙山县| www.cheapcialisnow.net:连平县| www.bluefairyus.com:五华县| www.z9697.com:明水县| www.9908899.com:道真| www.wh256.com:江孜县| www.weekdigital.com:治县。| www.yzabtattoo.com:永顺县| www.tq4h.com:宝清县| www.maitmall.com:于田县| www.zhanxun56.com:南城县| www.informasijakarta.com:四子王旗| www.168wjcw.com:鞍山市| www.howtolookgoodtwisted.com:女性| www.024wanlikt.com:克山县| www.bungamelati.com:星座| www.66356gg.com:鄂尔多斯市| www.yczygl.com:广昌县| www.3host-ks.com:凤山县| www.naphit.org:南溪县| www.chocolate-artist.com:亚东县| www.aw368.com:宣恩县| www.dlzhutan.com:泸西县| www.dflvshi110.com:永靖县| www.qn556.com:合江县| www.danwolfforsenate.com:类乌齐县| www.anjiescl.com:贡山| www.floridahospitaldls.com:湟源县| www.cp5773.com:上思县| www.samsungsdsu.com:伊金霍洛旗| www.milwaukeemillennial.com:颍上县| www.mdhrh.cn:云林县| www.jillian-redosendo.com:聂荣县| www.biji-rumput.com:江源县| www.zjmetong.com:临邑县| www.m2667.com:本溪| www.carrington-place.com:于都县| www.projectstarshipx.com:绵竹市| www.silviatenenti.com:大名县| www.myearnedincome.com:太仆寺旗| www.j0662.com:尼勒克县| www.agence-merevimmo.com:海原县| www.33fsfs.com:长武县| www.becaramoscow.com:女性| www.971126.com:尼玛县| www.quangvinhexpress.com:翁源县| www.chmian.com:金秀|